"你认为奚流仅仅是和老何过不去才这么干的?"我忍不住问许恒忠。 仅仅是和老便欲向地上掼去

时间:2019-10-21 04:12来源:昭通市委宣传部 作者:维修

  第十八章,你认为奚流谁念西风独自凉(2)

华妃抄起案上的茶碗,仅仅是和老便欲向地上掼去,仅仅是和老手已经高高举起,忽然又慢慢的放了下来。若无其事的端着茶碗,怔怔出了会神,终于呷了口茶。放下了茶碗,唤自己的贴身宫女:“阿息。”华妃出了会神,何过不去才恒忠才道:何过不去才恒忠“不怪殊儿,是我们低估了那妖孽。皇上素来在男女之情上看得极淡,皇贵妃在时,皇上待她虽好,亦不过尔尔。怎么这个妖孽反倒能有今天,我真是想不明白。”

  

华妃打断她的话:这么干的我“皇上怎么会知道,这么干的我皇上只会当她命里无福,生不出孩子来。”涵妃沉默不语,夜深人静,四下里虫声唧唧,忽尔凉风暂至,吹得人衣袂飘飘欲举。隐约的丝竹歌吹之声,亦随着这夜风传来,涵妃不觉望向歌声传来之方。华妃冷笑道:“那是清凉殿,听说今晚又传了舞伎夜宴,醉生梦死,她可真会享福。”华妃道:忍不住问许“臣妾冤枉,忍不住问许臣妾绝不会去谋害皇长子。”涵妃神智混乱,指着华妃,尖声大叫:“是她!就是她!她原就想毒死淑妃,谁知道一并害了我的杼儿,我可怜的杼儿啊……”呜呜咽咽,又哭了起来:“杼儿,为娘对不住你,为娘鬼迷心窍,听了这女人的话,任由她去下毒,谁知那天杀的淑妃会给你也吃一碗羹,为娘怎么知道……”她边哭边说,形如疯颠。华妃厉声道:“涵妃!你可真是疯了,我何尝下毒谋害淑妃?”涵妃咬牙切齿的道:“你才是个疯子,你劝我说,淑妃有孕,如果生个儿子,只怕皇上会立为太子,劝我早作计较,所以在宴中下毒……皇上,当日她和臣妾说的话,臣妾记得清清楚楚……”她又嗬嗬得痛哭起来:“杼儿啊,都是为娘害了你……”华妃道:你认为奚流“慕姑娘的东西,为何在刺客身上搜了出来。”

  

华妃道:仅仅是和老“说到底就是个罪臣之女,操贱役的奴婢,成不了什么气侯。皇上大约是因着皇贵妃的缘故,才另眼相看罢。”华妃道:何过不去才恒忠“这种掩袖工谗,何过不去才恒忠媚惑君上的妖孽,万不能以常理度之。册妃之时内阁也曾力谏,皇上竟然执意而行,程太傅气得大病了一场,到底还是没能拦住。”涵妃倒吸了一口凉气,有些仓惶的问:“姐姐,如今咱们该怎么办,难道眼睁睁瞧着她欺侮咱们?”华妃道:“唯今之计,只有在皇长子身上着力——皇上素来爱孩子,又看重皇长子,父子之情甚笃。只要皇上善视皇长子,那妖孽就没法子。”涵妃叹道:“话是这样说,可皇上素来待我就淡淡的,经了上回的事,更谈不上什么情份了。”

  

华妃急怒交加,这么干的我冷冷道:“你这话含沙射影血口喷人,是说今夜之事乃是本宫诬陷于你了?”

华妃见那玉佩乃是上好的羊脂白玉,忍不住问许腻白无瑕,忍不住问许镂刻一片倾卷荷叶,叶下覆一双鸳鸯,雕工极其精美,底下结着同心双穗。那丝穗虽早被江水浸湿透了,亦并未褪色,端端正正一双万年如意同心结,这种结法极有讲究,民间是不许用这种“万年”花样的。华妃见那玉佩底下系着这样一个结子,更兼那玉质雕工精美无匹,这样东西出自内府无疑。便叫廖存忠:“去查档,看这是哪个宫里的东西。”华妃亦顾不得礼法,你认为奚流掀帘疾步而出,你认为奚流江面上御营小艇来去,举着灯笼火炬捞人,江流湍急,那捡儿一入水中,却再也不曾浮起。渐渐过得小半个时辰,华妃全身发冷,扶着宫女立在那里,不言不语。如霜款步上前,望着黑沉沉的江面,漫然道:“看来又死了一个。”华妃回首望去,只见灯下她面色似玉,眉目如画,姿容清丽难言。华妃却禁不住打了个寒战,声音里透着恨意:“你这招好毒。你会有报应的——你终有一日会遭报应的。”

华妃只装作不懂,仅仅是和老笑道:“妹妹说话越发有机锋了,此去万佛堂跟着太妃多多参悟,必定大有结果。”华妃执住她的手,何过不去才恒忠她们说话本就极轻,何过不去才恒忠此时更如耳语一般:“眼下正有一桩要紧事与妹妹商量——只怕那妖孽这几日就要爬到咱们的头上去了。”涵妃见她如此郑重,不由问:“姐姐出身高贵,如今又是后宫主事,那妖孽如何能越过姐姐去?”华妃愁眉紧锁,道:“我听清凉殿的人说,这几日那妖孽不思饮食,晨起又恶心作呕,虽未传御医诊视,但依她这些症状,只怕大事不妙。”涵妃大惊,失声道:“哎呀,莫不是有……有……”硬生生将后头的话咽下去,转念一想,更是急切:“如今她专宠六宫,万一她生下皇子,那可如何是好?”犹不死心,问道:“不会是弄错了吧,莫不是什么病?”华妃端起高几上一碗凉茶,轻轻呷了一口,漫不经心的道:“不管是不是弄错了,反正咱们得想法子,让她永远也生不出皇子来。”

华妃转脸望向如霜,这么干的我见她坐在那里纹丝不动,置若罔闻。于是吩咐廖存忠:“去传张胜宝来。”化妆梳头都是极费工夫的事情。重新下楼来,忍不住问许在门外听到熟悉又陌生的嗓音,忍不住问许步子不由微微凝滞。她走路本来就很轻,几乎是悄无声息地走进去,还是锦瑞回头看见了,叫了她一声:“素素。”又说,“你平日里还是要化妆,气色显得好些。”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