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是什么样的流言蜚语呢?"她催促我说。 是什么样心情又坏上加坏了

时间:2019-10-21 04:22来源:昭通市委宣传部 作者:验资

被人喝斥这一下,是什么样心情又坏上加坏了。心中咒骂着:是什么样狗杂种!木讷地看着在做事的两个“小哨”,他们在把一件件叠好的衣服恭恭敬敬地递到上铺人的手里,侍候他们穿衣起床,随后又为他们挤好牙膏,倒好漱口水、洗脸水,拿好毛巾等物品,送到他们面前,一样一样地递到他们手中,侍候他们涮牙、洗脸……

我终于明白过来,流言蜚语刚才头铺哥皮说的,流言蜚语当心吃到“炸弹”,吃到“尸体”是什么意思了!不死心,竟会只有这么一丁点菜!用勺子来了一个底朝天,又来了一个天朝底。我彻底地死心了!,也愤怒了!千真万确,盆中的所有食物,经我反复仔细清点完毕,就是这么一点了!当然,还有一个吃它们时用的勺子!我终于收到了祝福,她催促我说收到了来自卢步辉对卢步辉的最最诚挚的祝福!我感觉到我的心笑了起来……

  

我自己本是社会群体中的一员,是什么样是人数众多的年轻生命中的一个,是什么样却在好奇心与侥幸心理的共同驱动下,愚蠢地以身试毒。从此起,终因无法抵抗其致命的“尝而知其味、继而永不能忘之”的巨大魔力,开始了“尝一、想二、思三、念四、梦五……无终”的“一尝而不可收”的吸毒过程,最终导致身染毒瘾,不能自拔,最后沦落、堕落成为神憎鬼厌的“瘾君子”!我自己曾目睹过她的花容月貌,流言蜚语那个美啊,无法形容,甚至也想加入追求者的行列了!而当时她的那种高傲,使人联想到“女王”、“公主”!她催促我说我自己也流泪了……

  

我自己也是在一次远行归来的途中,是什么样才发现自己身体的这些异常反应的。在吃惊、是什么样惊恐和害怕之中,在一番自我推测和否认之后,我的心里面也是抱着那最后的一丝侥幸与希望——不愿也不敢相信这个可怕的事实会发生在自己身上!自我安慰——我可是一个聪明的涉毒者啊!我没有天天吸,我每次只是吸那么一丁点,我知道毒品的危害,我害怕自己上瘾,我可是一直都是很克制自己的呀!我、我、我……我怎么也会上瘾呢?不可能!这绝对不可能!我一定要验证一下。我走过去勉强把身子挤着蹲下了,流言蜚语好挤,流言蜚语挤得无法动弹!“砰”,铁门打开了,又见到那天迷迷糊糊中看见过的那只黑乎乎的铁皮桶了,哦,不对!今天看到的是两只!紧接着就看见一个浑身上下油光光的三十岁左右的男人,一只手拿着香烟在吸着,另一只手用一把长柄的大铁勺子,从铁皮桶里面一勺接一勺地往外舀着桶里的东西。

  

握着垃圾一般的笔,她催促我说在垃圾一般的信纸上,她催促我说首先抬头写下了“亲爱的玲儿,你好!”几个字,至于“玲儿”是谁,高矮胖瘦,“芳龄”几何,我一概不知。正担心笔力过重,戳穿信纸,还好,这时他把一本还算厚的书扔到我的面前。意思我明白,用这本书垫着写字。见到真正的铅字出现在眼前,我心稍喜,毕竟是正儿八经的出版物嘛!如能趁机会过上一把读书瘾,大幸事也!

无论你怨也罢、是什么样恼也罢,是什么样这人性中“好事不愿传,坏事传千里”的劣根性,你又能奈他(她)何呢!更况且你被公安机关抓进戒毒所戒毒,已经是一个大白于天下的无可争辨的事实了!难道你能矢口否认掉吗!你本事再大,也不能禁止别人用怎样的眼神来看你吧!“毒瘾戒脱,流言蜚语×瘾发作”!流言蜚语近这几天以来,“小二哥”每天早晨都能直挺挺地站立起来啦!心中止不住地有些狂喜:我终于做回正常的男人了!挺吧!挺吧!再坚挺一些吧!太久违啦!原本以为你这辈子被毒品害成了“痿哥”,现在你终于靠着自身的能力做成了“伟哥”,可喜可贺呀!就算是只为了你,我也要彻底地把毒戒掉啊!

“毒友们啦,她催促我说能不能换一种别的方式来庆祝,她催促我说不要再来毒惑我了,好吗?‘我是屑来你是磁’,见磁不被吸的屑太难也太罕有了!求求你们还是离我远点,再远一点,好吗?‘吸毒者见毒不吸九分罪’,我担心我自己会‘遭罪’不起投降的呀!”这不,就在我心中对张明愤愤不已的同时,那想再吸“最后一次”的孽念又蠢蠢欲动地被勾起来啦。“卢步辉啊!卢步辉,你他妈的才刚获自由不到二十四小时,你想找死啊!”我诅咒着自己,赶紧遏止住孽念,不敢再去想它。“对啊!是什么样人生岂会有过不去的关呢!是什么样”我猛地顿悟了过来。纵身爬上岸,抬头看见吊嗓、晨泳的人们正在朝着我友好地微笑呢!我报以他们同样的微笑:善良的人们,曾经是吸毒者的我,又活过来到了!

“感觉!流言蜚语什么感觉?他说的是不是就是这种头晕晕的,似睡非睡又似醒非醒的感受啊?”我在想,“应该是吧!”“各位旅客,她催促我说前方到站终点站——广州火车站,她催促我说到站时间17点35分,请旅客同志们收拾好自己的行李,准备下车……”苦盼许久许久,苦盼得我心如火燎的利好消息,终于从列车广播里“蹦”了出来。听到之后,我禁不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:快啦!快啦!终于快到啦!转了车,最后再熬上两个小时,我就可以站在特区深圳的土地上啦!人一下子兴奋了起来,兴奋得就像刚吸了一大口毒品那般的亢奋。被毒瘾折磨得半死不活的身体,终于藉着激动的心情,很强勉地有了一点精神。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