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刚才你到哪里去了?"妈妈抚抚我的头,又抚我的背--刚才她打过的地方。 绿缎裤裙里紧箍着一双象柱

时间:2019-10-21 04:18来源:昭通市委宣传部 作者:建筑维修

  疴疴碜碜长脸,刚才你到哪过的地方搔得了二斤粉面; 班班排排大牙,刚才你到哪过的地方刮得下四两锈黄。哎呀,脚指儿手指儿怎恁粗大?眼仁儿嘴唇儿怎恁括圆?红绸布衫下倒悬着一对牛包,绿缎裤裙里紧箍着一双象柱。

却说一日,去了妈妈有柱他姑费尽周折给有柱领回一个女人。因为自从邓连山那天黑夜将有柱娃 一顿暴打之后,去了妈妈回屋就给娃发下宏愿道∶“有柱,你甭慌张,这事交给大办。我就不信她芙 能走了,我儿就得活活地打光棍不成?但你日后要听你大的话,千万再甭打村里的婆娘女子 的主意。毛主席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里头专门写着一条,不调戏妇女。人家吕连长没把你 的事和毛主席语录联系在一起,真联系起来,你罪就大了,你当是咋!大不是有意夸大事实 ,也不是故意嘿唬。咱不同旁人,咱是属于受人改造的对象。所以说事事处处都得留心。把 毛主席的话当成做事的准则,克制着行,这样才有可能被社会当人。你我这一辈子都没啥了 ,糊里糊涂活过也就对了。关键是咱雷娃。你没看咱娃头脑的灵性,村中他这一茬无人能比 。咱父子俩即就是砍头剁脑,也得给娃修上一条出路,你说得是?当前主要是你的媳妇,这 几日咱就承办。不过你也不能太急,得给大一些时间,大这就去四岸(边)打听,瞅住那勤俭 持家、身材脸面又说得过去的二茬女人,大一力给你办了。不瞒你说,大这些年在莲花寺监 狱,人家专政机关的确不错,不管表现瞎好,论月给你发好几元的津贴。我是能不花就不花 ,攒下好几百元。这钱咱拿出一些给你办事,你说妥否?”邓连山说话算话,没隔几天工夫 ,居然兑现了。却说一日里先生讲《论语》,抚抚我说到那“三年学,抚抚我不至于毂,不易得”的句子,郭良斌便 做了个鬼脸,对那专心听讲的吕作臣小声道∶“这句话小臣你听懂否?圣人是说,上了三年 学,还不知道日屁股的人,是很少有的。”先生又讲到《论语》中的“冉求曰∶‘非不说子 之道,力不足也。’子曰∶‘力不足者,中道而废,今女画。’”这郭良斌又做鬼脸,对吕 作臣悄声说道∶“这句话我也有新解,意思是说,冉求日圣人的屁股,力不足,中道而废, 圣人便说,到今日便是你的期限了,朝后不必再日了。”吕作臣看他胡说,便不理他,由他 张狂。

  

却说一日下午,,又抚我大害在屋里懒驴上磨正准备搓洗衣服。一锅水没烧开,,又抚我只听见外头有人 呜呼喊叫。三脚两步赶出大院,仰头向村东一看,只见王朝奉手提破鞋,一边叫骂一边追赶 着一只披头散发的动物。大害心中一颤,知是哑哑。这慌忙跑过去,哑哑看见大害,竟是十 二分地忘乎所以,也不顾自个儿如何烂脏,村人又是如何围观,一头扑在大害怀里。王朝奉 见此情形,更是下手狠毒。那只破鞋几次差点扇到大害脸上。大害一边伸手拦阻一边说道∶ “朝奉叔,你气消下,娃回来了,就甭打啦!朝奉叔,你气消下,娃既回就甭打!”朝奉道 ∶“我打死她!我打死她!”哑哑初时还见躲避,一到大害怀里却躲也不躲了,浑身抖抖着 搂着大害呼呼大喘。因此上朝奉结结实实照女子的脑勺上扇了一鞋底,尔后方被村人一把拖 开。却说在鄢崮村里,背刚才她打一天大早,背刚才她打建有他爷战战兢兢摸到了吕作臣老先生的家里,将孙子与镇上杨麻子的女儿私奔一事,向老先生叙说了一通。老先生听罢,叹声道:"唉,你也甭难过了!这是时代风气使然。论说男婚女嫁这种人生大事,古代的圣贤早已是事先安排好了的。一个女子自幼便坚守贞操,出阁时嫁一个老老实实的好人;一个男儿起始便修身养性,长成后娶一个干干净净的女子,夫妻二人白头偕老,男耕女织相伴终生,过着平平安安的日子,这已成古往今来的规矩。然古人传下来的规矩,如今全都给破坏了。如今的年轻人,有那姑娘养儿的,有那不婚同居的,或是已婚分居的,如此等等,让咱这些年迈之人看不入眼的事实比比皆是。像咱建有孙娃,跟老人不打招呼,便与一个不知姓名的女子私奔他乡,嗨,竟不怕你嫌我说话难听,这在古人那里算是忤逆不孝之罪!只不过到这年代,你就是看他不惯,又能怎么了他?人老了,想跑,腿不行了,想打,手不行了,只有一张嘴,他又不听你的,你不是干急吗?我对你不是说过,仇老汉的那歪鸡,不是个正经材料。你建有跟上他在外圈搞建筑,搞了这一整,看着是图挣他的那两个钱,到底是把心给搞乱了,把品行跑坏了。你看看他们那朋人,回到村子,先不说敬老爱幼,见了人一律张狂。看看,短短这几个月,歪鸡本人腿让人打断了,建有跑得不见了身首,这便是结果,可怕不可怕?"却说在照壁前出现大字报的当天,刚才你到哪过的地方学校里头也出了一件邪事。人们只见杨文彰咧着大嘴 喊着口号,刚才你到哪过的地方带着二三十学生冲进赵黑脸的办公室里,揪着老家伙就要批斗。此时与校长正在

  

却说这后来一夜,去了妈妈刚学过语录,去了妈妈见富堂女人背对着他,突发奇念,胡日骡子乱打捶,一 篇经文颠倒,竟从后院绕过去。这一番的操作,季工作组算是看见自己本色。酣畅淋漓,喜 不自胜。从此也借着自己下身不太方便,遂改侧身掏炭之式,一只手从背后捏住那针针的奶 子,一方戳捣一方研抚,吭唷吭唷,声声动听,句句入耳。也不看政策条文上咋写,却把一 个风月佳人,直弄得星花错落烛红消尽方才罢手。这富堂女人也说了∶“好你个贼星,和尚 偷佛供,背路地的生意!”不想这话被门外的耳朵听着。你道这人是谁?说来你也许不信, 此人正是那针针的老汉富堂。这老东西你甭看他忠厚憨实,生性却有一款喜好,就是专喜探 听自家婆娘招卖各路客人的程式。这事情说来也奇,但鄢崮村的种种德行你都觉奇还能了得 !你看他的章法,也像诗里说的∶却说这天夜里,抚抚我大害送走朝奉等人,抚抚我已是下半夜三点来钟。步行一天的路,这时方觉着 一身的困倦,也不说依照矿上的习惯洗脸洗脚,被子拉开便睡了。这一夜魂随故里,睡得是 十分实在。快到天亮,只觉得一女人推门进窑,他赶忙迎上去,让到炕头坐好。先是辨认几 番,自道想不起来。再细看,却像是自家的亲妈。嗨,说像便越发是了。他心头一酸,即要 把那多年的痛苦哭将出来。妈向他摆摆手,似乎在对他说∶“甭哭甭哭,你哭出声,你妈便 走了。”他强忍住,只见妈携着他手,出了院子,走啊走,走到村头的大墚上停住,满面怜 惜地看着他,说出四句谶语。你道咋说?

  

却说这天早晨,,又抚我黑女吃罢早饭,,又抚我换了一件轻薄鲜亮的花衣,欢欢喜喜地朝歪鸡家走去。日头一升起来,就像一块炙人的火炭似地,白炽辣辣地灸烤着鄢崮村方圆这一片黄土地。按说小麦长了一筷子高,已到拔节的关口,这时候来一场清凉的透雨是十分必要的。然而老天爷似乎故意和人们作对,不给这场雨不说,且又一天天地升温了。贺根斗领着学习班的社员,仍在大队部里呀呀地唱歌,"心中的太阳红艳艳,战士爱读老三篇老呀么老三篇……"丢儿从墙外走过去,自言自语道:"妈日的,甭念咒了,红艳艳红艳艳,再红艳艳今年的麦子就日蹋(糟践)完了!"黑女走在丢儿的身后,听见他的话,不觉好笑,随问他:"丢儿叔,你说啥哩?"丢儿回头吃了一惊,斥责道:"死女子,吓了叔一跳!"说罢慌忙低下头溜走了。

却说这也是时势发展到了如今的地步,背刚才她打国人之中无论男女,大都稀罕三件宝贝。你道是 哪三件?有道是:如今的歪鸡像是钢铸铁打的一般,刚才你到哪过的地方立在地上一动不动,刚才你到哪过的地方老汉每打一拳,反觉着给自己的骨节造成很大的损伤。打着打着,老汉乏倒。歪鸡一手抹泪,一手将爹搀起来,像是搀了条死狗,大步流星向家走去。进了家门,将爹放到炕上,纳头跪拜,嘴里说道:"我可怜的大哎,日后你没事就睡下甭起来了,儿要让你见天吃白馍,顿顿喝井水,手里拿着百八十元的票子,想咋花咋花,村里头谁也比不了你!"老汉看着窑顶,不知是听见还是没听见,眼睛瞪得像瓷葫芦,一言不发。

如今刘江河的做法,去了妈妈比较张法师装神弄鬼的方式又有了划时代进步。他在老窑设了一面大案,去了妈妈布了香头纸裱,点起洋油双灯,用一台黄泥捏的电话机子,手持玉米芯子制作的话筒,像是国家机关干部正在办公的架势,"喂喂喂,阴司,阴司……"地呼叫着,专与那阴曹里的阎王老子通话。阎王爷一答上话,便诸事好办。通常所谓:求医问药百务灵通,解疑去难神之又神。只是这也需一些基本的花费,仅灯油一项就极其可观。聪明的刘江河将花费不叫花费,他称之为"踏扎"。所谓"踏扎",即行走和吃住意思。这更说明其到了必不可少的程度,让那些迷信的老婆老汉们望而却步。如今说的是第二日早晨,抚抚我朝奉天灰灰地醒来,抚抚我穿好衣服,磨道跑了一圈,看里头已经扫 干揽净,箩滓里头也不见有馇皮,心头一发恼了。回到窑里,看哑哑正在灶头烧火,再想大 害回来那夜,让她端碗馇子,她也不说平点,只是鼓堆着装了一碗,让他至今心疼。想着便 气不打一处来,走上去,几脚将女儿哑哑踢倒在地,恣意踩踏。哑哑随即哭号,一时间屋里 吵闹起来,婆娘和儿子都惊醒了,头探出被窝问咋,也不说劝解。婆娘说朝奉∶“你疯了, 平白无故地大早上起来打娃做啥?”朝奉边打边朝炕上喊∶“你们这些现世饱,只知道个睡 觉睡觉,家里是啥都不放在眼里,说吃就吃说喝就喝,我操啥心你们哪里晓得?”说完又打 。

如今说的是又过了几日。这天下午,,又抚我扁扁从公社里领了军装回来,,又抚我明天早晨穿上就要出发了。吕连长过来看过,叮嘱他到部队遵守纪律、尊重上级等等一系列的絮叨话,揣上几日前没抽完的半包纸烟走了。大队部里,王骡等人也准备好了锣鼓和红布。由于今年有叶支书家的军军,所以显得比往年隆重。叶支书的家门人进人出络绎不绝。与叶支书交好或是有事相求的人家,便带了礼品前去。家境好的提斤麻饼,差一点的送斤挂面,总之这是个最合适不过的巴结机会。相形之下,扁扁家和海平家就冷清多了。不过,为爹做娘心头那点留恋不如今说的是针针遇上了件难事。自上次季书记来罢,背刚才她打又过多日。扁扁当兵的事情推迟了日子,背刚才她打但这几日,已是屎憋尻门子上,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。这两日,公社里便要确定兵员。家中但有权势有门路有钱钞的人家,便纷纷钻营,各显其能,或是打通关节或是备酒设宴或是暗送钱物。当兵,是鄢崮村的这些农家子弟走向外面世界的惟一通道。大家表面说起来如何积极如何踊跃,其实不踊跃也是万不得已。此时扁扁人在弱冠,自拿不出什么好的办法。情急之下已对妈哭过几场。做妈的见儿哭泣,自是痛心不下。苦楚了多日,心中掂量该如何处置。终于一日,与儿子商量出一个法子。刚要动弹,不料又生出一个插曲。

相关内容
热点内容